六便士

原来到头来我才是弟中弟

【心花】祝福(祥林嫂)

每个cp都需要一段《祝福》🙊

真的很沙雕,慎入

大概R17.5??


(我有罪

搞搞沙雕维持下生活这样子)




“我真傻,真的。”叶晖抬起他没有神采的眼睛来,接着说,“我单知道沈剑心下山的时候没有钱,会到庄子里来;我不知道他会缠上大哥。我一清早起来就开了门,领了游客进来,叫我们的大哥叶英坐在亭子里凹造型。他是很听话的,我的话句句听;他抱着剑坐好了。我就带着客人在庄子里观光,到处转悠。后来我叫大哥,没有应,出去一看,只见那剑落在地上,没有我们的大哥了。他是不到别处去的;各处去一问,果然没有。我急了,派人出去寻。直到下半天,寻来寻去寻到厢房里,看见门槛边放着一只他的鞋。大家都说,糟了,怕是遭了沈剑心了。再进去;他果然躺在床上,身上的衣服都已经被扒光了,手上还紧紧的抱着那小子呢。……” 他接着但是呜咽,说不出成句的话来。

你们看一眼哈哈哈哈哈哈哈我笑到头掉

一群剑咩气咩调情日常😂








图源@ 剑网3趣事墙


最后一p是授权

【剑三】春知

花心花无差    


想写的是心心说,叶英,我名扬江湖回来啦。

失败尝试
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





春色葳蕤,绿意蔓上枝头,五月的西湖整个都浸在暖融融的日光里。


誉满江湖的沈剑心沈大侠,此刻正猫着腰,在藏剑山庄的院墙外鬼鬼祟祟地徘徊。



算起来,这些年间除了书信往来,他与叶英已经很久没见了。沈剑心足尖轻点,裹挟着满身的风尘,就像多年前他所熟悉的那样,翻了进去。



虽然他已经许久未至,这里的一草一木却似乎从来没变,依旧保持离开时的姿态,在各自该待的地方葱茏着,被惠风披上一层微光,像是欣欣向荣着等待谁。



花事正好,草木恰自繁茂,高大的古树撑开一片亭亭如盖。这方院落尽头的亭子,藏剑的大庄主倚着阑干,大半个身子隐没进树荫,双目微阖着小憩。



微燥的风轻撩起叶英额前一绺白发,吹得人心旌也跟着摇曳。


沈剑心抱剑立在几丈外,呆楞着,贪婪地描摹他的眉眼,如同这些年间无数次午夜梦回时闪过的面容。

好像这些年来经历的所有事都是沉醉的春日里经年一场大梦,铺陈开遥不可及的梦想和虚无缥缈的誓言,南柯梦醒时,依稀还能瞧见当年叶英一本正经唤他姓名。


那时候的沈剑心不知道哪儿来的一股盲目自信,总说这个江湖在呼唤他。

人生本就苦短,何不踏马纵歌寄情山水?何不行侠济世诛尽宵小?



年轻的心追求冒险和刺激,渴望声色的张扬。他自然无法理解身陷囹圄时叶英的心境。满腔澎湃的热血无处挥洒,哪里会甘心陪着叶英做一只被锁在精致牢笼里的金丝雀?




后来终是一壶美酒一长亭,叶英送了那把夜话白鹭为他饯行。此后千百个日夜里相伴的,也只有一把剑而已。



在江湖上摸爬滚打数年后才体会到人情的冷暖,曾经赖在藏剑山庄过的日子愈发珍贵。这时候他才隐约察觉到,当年狼狈落魄却一腔孤勇的自己,对着如谪仙一样的叶英,似乎真有那么些道不明的心思。



挥剑却斩不断痴念万丈,六根不净,何以为剑。


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超短打,考试周摸鱼产物

对夜话白鹭的执念




今天我一定要公开挂这个诱拐小朋友的芳心纵火犯
【大白狗腿警告⚠️】